当前您在:主页 > N慧生活 >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
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
作者: 热度:957℃

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小琴(左二)是饭堂的常客,她表示饭堂提供的廉价饭可为其家庭每月省却近1000元膳食费,省下的钱便给念小一的长女(右二)参加兴趣班。(刘毓霖摄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透过「童心饭堂」的免费外展活动,一班活在贫穷线下的学童及家长有机会外出唞唞气,凝聚亲子关係。(受访者提供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吕嘉慧(刘毓霖摄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梁凤媚(刘毓霖摄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「童心饭堂」的饭盒虽然是由连锁快餐店供应,但所有餐单均针对孩子的成长需要而特别编製 ,低油低盐低糖之余,又不失美味。(受访者提供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吃过晚饭、完成功课后,很多小朋友都喜欢留在饭堂玩耍,这儿亦是他们建立社交圈的好地方。(刘毓霖摄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从事医护工作的Francis(右二),隔周一晚都会来到饭堂担任功课辅导的义工,他指小朋友的能力虽然有差异,但每个都很「生性」,而且虚心受教。(刘毓霖摄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这个饭堂不单纯是「开饭」,还是人与社区联结的地方。小义工孜弘(左一)透过参与服务,学习到关心别人;阿梅(右二)每晚带子女来用餐,亦感受到人间有情,不再困在死胡同。(刘毓霖摄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饭堂经常举办各类型的讲座,让受助学童及家长有机会接触更多社会资讯。(受访者提供)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社区支援﹕食完饭做功课 聊聊天鬆一鬆  童心饭堂助基层走出困

「食饭未?」除了是港人招牌式的打招呼用语外,原来亦可作为社会服务介入点。浸信会爱羣社会服务处(下简称爱羣)过去6年,以「开饭」作平台,每晚为低收入学童家庭提供一顿廉价饭餐,藉以建立同行互信的关係,再了解他们背后的需要,提供支援。惟面对日益沉重的经济压力,「开饭」服务极需善长的支持,才能继续营运下去。

文︰沈雅诗

这个周五晚上,记者走访了爱羣位于筲箕湾的其中一个「开饭」点。推门进入「童心饭堂」,甫看见10多名家长和孩子正兴高采烈地围在注册社工吕嘉慧(Carey)身旁,听她讲解如何製作一个「彩色雪糕筒」。分发材料后,大小朋友都跃跃欲试,大家都期望能在小小的雪糕筒内,载得最多的水果、棉花糖和小米饼。于是有家长使出奇谋,用饼乾条串起多粒提子、士多啤梨,再插入满载乳酪的雪糕筒内,引得哄堂大笑。

齐开饭 凝聚亲子关係

「这正正是饭堂成立的目的,我们不是单单想他们来吃一顿晚饭,背后更重要的理念,是想藉着不同形式的活动,让家长和小朋友都有机会唞唞气,开开心心,凝聚亲子关係。」爱羣热食援助服务(开饭服务)经理梁凤媚(Allison)说。

「童心饭堂」成立于2013年,是爱羣辖下其中一个「开饭」服务,也是全港首个特别为清贫儿童及其家长而设的饭堂。「童心饭堂」有3个「开饭」聚脚点,分别位于筲箕湾、油麻地及荃湾。Allison解释,选择在这三个地区「开饭」,是因为那儿有很多儿童住在劏房,「这些劏房户中,不乏单亲家庭,又或者是单靠男户主一人挣钱养家,他们的经济状况、生活条件都比较差,连带影响小朋友的身心发展」。

Carey补充,在她接触的饭堂个案之中,不少家长因为经济压力大而衍生负面情绪,有时甚至会把情绪转嫁到子女身上,而出现打骂的情况。亦有很多低学历、低收入的父母,因为期望下一代可以透过读书来脱贫,所以对孩子的学业有一定要求,为家庭添加了不少张力。

为此,「童心饭堂」以廉价晚膳招徕,让领全额或半额书簿津贴的小学生及家庭成员,可用10元优惠价购买两餸一汤的晚餐,藉此吸引这班弱势社群每晚来饭堂聚一聚,饭堂职员和义工会为学童提供功课辅导及免费兴趣班,亦有家长支援小组,当社工识别到有个别需要的家庭,就会主动介入,作家访辅导。

在家如打仗 提供喘息空间

一度困在死胡同的阿梅和小琴,3年前便因为来饭堂吃饭,找到生命的出口。「如果不是『童心饭堂』的帮忙,我相信我会继续做『宅女』,情绪只会愈来愈失控。」阿梅半开玩笑地说。

阿梅育有4名年幼子女,丈夫是售货员,很晚才下班,平日照顾孩子的责任,全落在她一人身上。「3年前,排行第三、第四的两个女还要餵奶、餵饭,长女和次子才刚升上小学,也帮不到什幺忙,每天我都困在家像打仗一样。煮饭时,不是这个叫便那个喊,我也记不起烧焦了多少个镬和煲了。」有朋友知悉阿梅的苦况,于是介绍她来饭堂吃廉价饭。

「很难想像,今时今日还可以用10元买到一个两餸一汤的饭餐,比快餐店便宜一截,也省却很多工夫。」省时方便固然重要,但对阿梅来说,更重要的是饭堂为她提供了一个喘息空间,「从前每晚都要为长女和次子的功课搏斗,经常做到凌晨时分,我会忍不住破口大骂,很伤和气。但来到这裏,有饭堂职员、义工教功课,我可以跟其他妈妈聊聊天,轻鬆一下,有时饭堂又会举办家长讲座,我学到很多正向管教的方法」。

孤单无助 多接触外界建社交

至于小琴的景况也差不多,她初来饭堂时,长女刚念幼稚园,次子仍在襁褓,「我丈夫是夜更的士司机,大部分时间都是由我独力照顾孩子。未认识这个饭堂时,我每天都是拖一个抱一个去街市买餸煮饭,十分狼狈,加上自己在香港没有亲人,每天也是困在家带孩子,感觉很孤单、无助」。

3年前,小琴经街坊介绍来到饭堂「开饭」,这顿饭,不单满足了三母子的肚腹,还让他们结识到很多新朋友,「饭堂的意义不是纯粹提供一顿廉价饭,这儿还让我们这些家庭有机会离开四道墙,接触外界」。至于省下来的膳食费,小琴就用来给念小一的女儿参加绘画班。

Allison透露,饭堂成立以来,已累积帮助超过950个家庭,很多家庭因而得到支援,「除了解决膳食、学业、情绪问题,还有物资上的帮助,因为不少劏房户连基本的家具也没有,我们的社工会替他们找资源提出申请」。

然而,「童心饭堂」在经营上正遇着很大困难,极需各界援手。「目前整个计划都没有任何基金资助,但因为要提供关顾服务,所以每区饭堂都各有一名注册社工,以及数名饭堂职员,在有出无入的情况下,经济压力愈来愈大。」Allison说。

父子档义工 送餐教做功课

另外,饭堂亦很需要像Francis父子这种长期并稳定性高的义工。Francis说:「我在一年前从网上认识到这个饭堂,于是便与儿子结伴来做义工,希望把我们的能力分享给有需要的人。」从事医护工作的Francis,隔周一晚便会来教基层儿童做功课,10岁儿子孜弘则负责抹枱和送餐。投身义工行列后,孜弘亦有得着和成长,他表示:「明白自己很幸福,平日贪吃买一份烧卖和一盒柠檬茶,原来已经超越这些家庭一份晚餐的价钱,学会更珍惜所有。」

公众如欲了解及支持「童心饭堂」的服务,可浏览爱羣「开饭」服务网页︰hotmeal.bokss.org.hk/zh-hant

[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36期]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